心动预警赌王千金她不讲道理全文阅读(盛蓝音谢宴辞)最新章节_心动预警赌王千金她不讲道理全文阅读

时间:2024-07-06 12:00:33 浏览:18次

“啊~~啊?!”

盛蓝音哈欠打一半,突然听到自己小小年纪要相亲,吓得精神百倍坐直了身子。

“我不去!”大小姐拧着眉:“我才25岁,还没好好享受缺德人生,何必霍霍别人家。”

而且相亲对象还是顾景承那浪荡子。

盛蓝音对他的印象就两点。

心动预警赌王千金她不讲道理全文阅读(盛蓝音谢宴辞)最新章节_心动预警赌王千金她不讲道理全文阅读

一点是小时候被自己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,光着裤衩子告状的熊样。

一点就是那玩意儿在高中左拥右抱的狗样。

总之,没个人样没点好印象就对了。

“你也知道自己25了?”

“任由你在外潇洒了这么多年,够了。”

“我现在是通知你,不是在跟你商量。”

赌王摆明铁了心:“是时候该找个人管着你让你收收心了,顾家的家世地位,配你也不亏。”

“收收心?”盛蓝音仿佛听到了笑话:“找个人嫁了就能收心吗?”

她怒意上来,直接开怼:“这么多年,您娶了这么多个,怎么也不见您收心?”

此话一出,全场死寂。

赌王的脸肉眼可见的阴沉下去,眸光在隐忍。

盛蓝音这话,撞枪口了。

然而,她却不怕,站起身直面赌王:“要相您自己去相,这么喜欢顾家,您这么多女儿,随便让谁去也比我好。”

她直视赌王,神色冷漠:“这么多人供你操控,恕不奉陪!”

话落,她转身就走。

赌王咬紧牙关:“盛蓝音,你回来!”

盛蓝音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,只留下一阵冷风吹进来。

餐厅气氛冻得人发抖。

看着盛蓝音一如既往油盐不进,四位姨太偷着乐。

烂泥扶不上墙。

她盛蓝音看不上的相亲对象,却是赌王为她千挑万选的最佳良婿。

澳城三大家族三足鼎立。

盛家、顾家、许家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其中,顾家是唯一一个传统百年世家,从清朝就是贵族,一直沿袭到如今,庞大的家族体系和底蕴是其他两个家族达不到的地位。

至少,在与内陆中央地界,盛家和许家没有顾家所拥有的话语权。

顾家枝叶繁茂,但到了顾家家主这一枝,就只有顾景承一个独子享有第一继承权。

顾景承小时候跟盛蓝音就是玩伴,虽然人的确花心了点,但也算是知根知底。

以盛蓝音的性子,在一起后,拿捏顾景承完全不成问题。

盛蓝音嫁给顾景承,等同于拥有了整个顾家做后盾,未来赌王若是将家产交给她,就算四位姨太有点什么坏心思,有顾家在,也没人能真正掀起什么风雨。

原以为盛蓝音这次退役回来,赌王就算要培养她也会慢慢来,却没想到,一晚上直接就给了两个大礼。

这等同于直接宣告,这家里,盛蓝音就是第一继承人。

明明他盛问这么多儿子,每一个都比盛蓝音听话比盛蓝音优秀,就读的无一不是国际顶尖的学府。

可他却视而不见,把最好的都给盛蓝音,这心未免太偏了点!

眼看着盛蓝音不识好歹,二姨太抓住机会,站了出来。

“既然蓝音不想太早嫁人。”

“那不如让盛媛去试试,顾家那小子与盛媛在活动上见过几次,聊的还算……”

“去不去由不得她!”

“老子还没死呢!”

不等二姨太的算盘打起来,赌王直接将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砸,站起身拂袖而去。

二姨太被赌王突然的脾气吓得愣在原地,脸色煞白。

赌王虽然脾气不好,但很少会将喜怒挂在脸上,晚年注重养生,更是忌惮发大脾气。

突然的暴怒,震慑得所有人都不敢大声呼吸。

直到他砸上门,餐厅的死寂久久散不去。

二姨太煞白着脸,后知后觉的手抖,连带着红了眼眶。

“噗呲~”一片死寂中,五姨太突然笑出声。

看着一向端庄大气的二姨太露出这么狼狈的一面,幸灾乐祸:“二太这算盘珠子都蹦到我脸上了。”

“做人还是少点心眼子,你真以为家主还吃你这一套呢?”

“也不照照自己的脸,人老珠黄了还学人家撒娇。”

“我都替你臊的慌。”

“徐露你别太过分了!”五姨太身旁,二房长女盛媛忍无可忍替自家母亲出头:“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以色侍人******?”

五姨太的确是靠着美色,勾引赌王上位的。

虽然有头脑能力,这些年也的确出人头地,但比起她的能力,人们更爱谈论她勾引赌王上位这件事。

毕竟,不是谁都能对着一个61岁的老头子下得去手的。

虽然赌王注重养生,61岁依旧看起来精神百倍,可当时的五姨太也不过23、4岁,两人相差的年龄比她自己年纪都大。

这些年,五姨太最在意的就是被人骂靠勾引上位。

盛媛贴脸开大,战火一触即发。

“勾引也是我的本事。”

“你现在在娱乐圈流转各大酒会拉拢人脉,与我半斤八两,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高尚。”

她扫了眼二姨太,笑得风情万种:“至少我还有勾引的资本,这些年家主也都待在我房间。”

“不像某些人,人老珠黄,能拿的出手的,也就一句不要脸的初恋,说出来也不嫌害臊。”

这一局,五姨太完胜。

要不说吵架这种事,谁不要脸谁无敌呢。

盛媛在家横行霸道,面对五姨太,终究是太嫩。

五姨太三两句话,骂了她和她妈。

气得她口不择言:“你个小三有什么可嘚瑟的!”

这话一出,仿佛听到了空气中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。

五姨太一愣,然后被逗笑了。

“你问问你妈,在场的谁不是小三?”

她就是小三怎么了,至少她光明正大的勾引。

真要说起来,他们在座的,不是小三,就是小三之子。

可真有意思,小三之子哪来的资格骂别人小三?

盛媛骂不过,气得跺脚,转头想让自家亲妈帮忙,二姨太脸色难看,只是朝她摇了摇头。

五姨太就是个疯子,二姨太伪善,与她正面冲突得不偿失。

平等的骂了所有人一圈,五姨太神清气爽的带着自己的三个子女离去。

三姨太不想参与这种明面战争,也带着自己的子女离开。

四姨太张了张嘴试图安抚二姨太,但接触到盛媛不屑的眼神,只得讪讪离去。

相关推荐
评论
评论
发 布

热门小说试读
更多>